这个封神不正常_第一百四十四章 变形记(超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变形记(超凡) (第1/3页)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与我有何哉。

  种田是深刻在华夏人血脉深处的基因。

  夜已深,解脱完一身疲惫的孟尝与城内农夫们纷纷在天黑后回到家中。

  孟尝脱下靴子,从水缸中舀出一瓢清水,认真的冲洗着靴子与衣袍上的泥泞,将破旧的靴子倒立在墙根等待着自然阴干,也不嫌弃地上的灰尘,径直打着赤脚,端着一碗米糊糊,就着苦菜根结束了一天的劳作。

  身为伯爵自然不差一口吃食,只是晚食已用,天色渐晚,毕竟还要挑灯批阅军营、匠营的奏报,还要整理胡雷一整天在城中探查的各方消息,熬夜前有一碗热糊糊果腹,足矣。

  “恶虎,今日可曾去王子府,见到那一位了吗?”

  薛恶虎面上有些不好看,支支吾吾的说道:“其实,臣…没能进门。”

  “那位邝诚道人直接差人让我离开,还送了我一句话,各谋其政,各为其主。”

  孟尝谓然一叹,显然是对这个结果不是非常满意,整个朝歌城,他有三个人不愿意招惹,避免不出的殷商大巫祭、九鼎玄鸟之灵,再一位就是这个玩谐音梗的阐教十二金仙之首-广成子。

  如今亲自相邀却避而不见,倒是不知道这位金仙到底如何作想。

  而远在昆仑山玉虚宫内,南极仙翁正生气的指着文殊广法天尊破口大骂。

  “师弟,你可知你闯下何等大祸吗?那西周本是师尊特意定下为尔等挡灾的明主,天势,天势!我阐教立教根本便是顺应天意,阐述天道,可是你做了什么?如今西岐不再信任我阐教一脉,伱叫我如何向掌教交代?”

  文殊广法天尊与道行天尊、黄龙真人对视一眼,随即委屈的回道。

  “仙翁啊,我等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啊,那申公豹执迷不悟,铁了心想要叛出西岐与子牙师弟一较高低,我等能怎么办?能抢回这九尾精魄就已经殊为不易。”

  “申公豹事小,你为何要与那伯邑考针锋相对?”

  “那伯邑考何人?就算是身为姬伯侯的嫡长子,那他也是一介凡人,居然敢忤逆我玉虚宫,师弟这不是想诈他一诈吗?谁知道他这么刚烈?死活要护住申公豹。唉!不过此事也的确怪我,一时冲动,如若师尊怪罪起来,此事我文殊一力承担,与二位师弟无关。”

  听闻此话,黄龙真人不禁有些感动,想自己先前还责怪师兄鲁莽,可如今看来,鲁莽是有点,但是文殊师兄也是真讲义气,不枉他到现在都没开腔拆台。

  就在此时,燃灯道人缓缓睁开双眼,淡然的对南极仙翁说道:“仙翁勿恼,此事我等需统一口径,不然掌教那边,文殊怕是不好受啊,我等皆为师兄弟,还需互相帮衬、扶持才是。”

  黄龙:“是极,是极!”

  仙翁有些迷惑,燃灯道友一向严于律人,宽于律己,今天怎么破天荒的还为文殊求起情来,当真是一件稀奇事。

  只见燃灯话锋一转,故意高声聚集着众人的注意,朗声说道:“诸位,此时我们应当考虑的是,该如何应对这一道难关,西岐我等应当如何处理?”

  先前被诘问的文殊广法天尊说道:“以我之见,不如我等前往北疆吧,你们看,万盏神灯之上,孟地如火如荼,熊熊燃烧,朝歌城中孟伯尝的那一盏明灯也是火势迅猛,这不就是天意在告诉我们,我主在北,不可面西而求吗?”

  “咦?奇怪,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喊着要去北疆?”南极仙翁感觉超别扭,好像这一群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