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封神不正常_第一百四十三章 变形记(变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变形记(变法) (第1/3页)

  人心易变故难是,再回首,往事如烟,不负少年。

  帝辛逐渐变得沉默,往常王廷之上做着无端的争吵时,他都会有愤怒的情绪表露在脸上,然后呵斥制止大臣们互相攻讦。

  可如今,大臣们吵到最后发现无词可说的时候,才发现大王正在神游天外,根本没有听他们在讨论什么,只是兀自看着门外的蓝天,陷入沉思当中。

  “大王!大王!!”

  尤浑轻声提醒着大王,这里是王廷,如今正在辩论的,是孟伯献上的一门冶炼工艺,名曰三合土,用贝壳或者石灰石烧制成粉,混合黏土与细沙砾,便可为最原始版本的“水泥”,用在建筑之上。

  帝辛回过神来,看着台下争辩不休的张子辰与辛甲,恍然大悟的回过神来。

  “两位大臣都是我大商的肱骨之臣,那么,谁辩论赢了?”

  “……”

  辛甲立刻抢先一步回应到:“大王,此法可节省搬运切割巨石的的精力,也无需动用更多的劳力与糜费,臣恳请,准许孟伯所荐,为鹿台营造可做试点一用。”

  “此法与原本夯土垒石有何区别?”

  “省时省力,至于是否承重耐用,臣不敢妄言,可以鹿台为基,以观后效。”

  “准,着方相去办。”

  “诺!”

  帝辛的平静与理智,让大臣们很不自在,总感觉平静的海面之下是汹涌澎湃的激流,害怕帝辛太过压抑自己,最后出现不可逆的坏事降临。

  于是尤苍出列,恭顺的对着帝辛拜道:“大王,臣从西岐而来的行商听到一个传闻,西伯侯姬昌之子伯邑考,私藏苏护之女,据说还要纳其为妃。”

  “大王,苏护本是逆贼,西岐此举……”

  这一件事情,倒是引起了帝辛的兴趣,饶有兴致的打断尤苍问道。

  “此可为开战之由否?寡人可尽起大军,兵发西周,试问小儿何故与我大商悖逆!”

  尤苍面上一滞,慌忙制止着大王又想御驾亲征的想法,开口说道:“不至于,大王,区区一个女子,若以此发兵,恐遭天下人嘲笑。”

  “但是大商的威严不容侵犯,臣听闻这苏妲己美得是不可方物,据传闻,天上的鸟儿见到这个女子都会落下欣赏,水里的鱼儿看到都会忘记游水而沉落水底。”

  “大王何不下令,让西岐献上苏妲己,一则试探伯邑考忠诚,其次也是让天下美人尽归大王所有,大王目前只有一位杨妃服侍,未免太过不美,合该扩充宫廷。”

  众大纷纷默然,闻仲也是点头颔首表示认可,王室之中只有两位王子还是太过稀少,大王正值壮年,素来娇弱的杨妃怕是难以承担传承宗嗣的重任。

  “罪臣之女如何能入王廷侍奉?大王意欲扶持北疆,若是苏妲己进宫,那致使北疆崇国生灵涂炭的苏护如何处置?沉冤昭雪吗?前些时日才刚刚安抚东伯候,现在又要让北伯侯心生怨怼不成?”

  戎尹大夫杨任,因反对营建鹿台而被剜目弃尸的大臣,此刻没有反对鹿台,却在苏妲己入宫一事上像梅伯一样秉忠直谏。

  帝辛似乎回想起了冀州城下,那个一夜白头,心力俱疲的崇侯虎,眼神又开始逐渐放空,好一会儿才收回心神淡淡的回道。

  “杨任说得有理,着伯邑考带苏妲己之首级,亲自入朝歌请罪觐见!”

  尤苍有些烦躁,好处都收了,偏偏连续两件事情都办不好,此刻有些焦虑,正欲开口再说时,只见尤浑不停的打着眼色,方才按捺下心中的焦虑,避开不言,退了回去。

  闻仲颔首,微笑的看着王座上的帝辛,表情欣慰,这才是大商真正的主人该有的气度,在其位,就要谋其事,身为大王,自当以社稷考虑,儿女私情可以理解,毕竟武丁与妇好的美好爱情才过去百年时间,爱情是一件神圣而伟大的事情。

  只是对于合格的君王来说,总是要以国事为重,就算是武丁,在妇好死后也依然励精图治的治理着大商。

  帝辛隐晦的看了一眼尤浑,尤浑立刻上前接话说道。

  “启禀大王,昨日大巫祭占卜,北方破军星星光大盛,恐有兵灾将至,犬戎虽在西周,可辽东以北还有狄方、匈戎、土方等蛮夷,臣请大王早做准备。”

  众臣议论纷纷,大巫祭虽然不常发声,但是其代表的是神权,不可轻视,加之卜祀之说,玄之又玄,若是无事还好,若是有事,谁反对谁死。

  “唉,崇侯不易啊,北疆不易,何人为愿助北疆抗击戎族?”

  “大王,孟伯尝为天下闻名的名将,又是北疆的诸侯,孟伯前往,合情合理,望大王明鉴。”

  尤浑所言甚是有理,好像满朝大臣,还真就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孟尝更适合支援北疆。

  闻仲心头一沉,颇具威严的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