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封神不正常_第七章 求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求援 (第1/3页)

  孟尝不喜欢无力感,前世就是有着太多的无能为力,所以这一世,他想偏安一隅,就像那些出生就是富二代,一辈子无忧无虑的人一样,积累财富,做个儒雅随和的富家翁。

  凭什么别人就能一辈子好运,衣食无忧,他也要借着时代的红利好好享受享受。

  想法很好,可是心中总有一份不安,对时代,对自己缺乏安全感,经常忍不住缠着老爹去习文练武,说是为了将来安家立命做准备,你可以不用武力,但是不能真的手无缚鸡之力。

  崇应鸾应该是死了。

  崇城军大致是坚持了三天,因为在即将逃出丰壤国境的时候,那群怪物追上了逃亡的军队。

  千钧一发之际,滨州侯之子陶方站了出来,将自己玉佩与头饰上的鹰羽交给了心腹带走,带着仅剩的甲士列阵阻敌,为其他人争取更多的时间。再有两天的路程,他们就能进入燕地,然后各自回封地了。

  此人孟尝平时并无交集,不是每一个侯伯子嗣都愿意和无爵的战士同吃同住,对战士体贴入微的。

  陶方虽然傲慢无礼,不屑于和平民交往,本心却不坏,在危难时会慌张,在紧要关头同样也有仗义死节的勇气,照他的话说,身为滨州侯嫡子,家族的荣誉不允许他连愿意浴血的平民都不如。

  傲得让人生不了气。

  丰壤因为临近北海,人口稀少,暴乱初始之时整个丰壤的军队和贵族就消失无踪,大量的平民往周边四散逃离,燕城不一样,燕城伯能征善战,加上依城而守,不少诸侯子弟逃亡的第一站就是燕城。

  想要回崇城,燕城也同样是必经之路。

  孟尝身边的同村兄弟,现在也只剩下孟竹和孟优二人,另外二人,一人在逃亡路中为救孟尝,直接骑马撞开了奔驰而来的鬼车,然后被鬼车内伸出的鬼手拽走了魂魄。另一人则是一跃而下,抱着追上来的一只蛊雕摔下了悬崖。

  好几次他都想拔剑和这些怪物拼了,只是身边的澹台钰和孟竹盯着他,每当有怪物追上来之时,身边总有兄弟转身逆行而去。

  环狗和红煞被远远甩在身后,此刻追击他们的正是那些会飞行的黒煞蜂。

  溃军不敢恋战,一旦被这些怪物缠上,后面第二批次追击的环狗和夏耕尸才是棘手的对象。

  鬼车,一架没有马的战车,车架上九头鸟的神魂若影若现,刀劈不烂,斧凿不坏,孟尝的开山斩,能够发出两倍气力的攻击,一剑砍上去,也没能留下一个刻痕,反而是这把澹台钰赠送给他的利剑被被砍出一个豁口。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