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_第998章 王佛低眉唤地仙(求订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998章 王佛低眉唤地仙(求订阅!) (第1/3页)

  一向沉空,偏枯著静,痴人枉费工夫。磨砖作镜,缘木欲求鱼。见月何须用指,观花悟、总是真如。聪明士,随机解物,无愠无愉。

  为仙、为佛事,不增不减,非实非虚。露堂堂光赫赫,一颗神珠。混俗凝然不染,居众处、尘法难拘。知常用,巍巍荡荡,何所不虚无。

  ——

  若看境界,此时间,十位月华光王佛,只怕都比不过真正意义上的新道混朦法诸修之中,相继跃出了那一步,探索着超脱层阶,而血焰汹涌滔天的诸位存在。

  但是,对于如今的楚维阳而言,道人观人,轻修为境界,而重道途通衢与否。

  倘若说古法诸修之中的列位存在,落在楚维阳的眼中,尚还仅仅只是落得一句流于平庸,流于寻常的话。

  那么这一众新道混朦法中,引动了血焰汹涌滔天的列位存在,在楚维阳的眼中,有着和昔日青衣道人相类的气息,但是观照一身底蕴与气血的浑厚,还远远不如青衣道人许多。

  而强如青衣道人,鲸吞炼化了那样多的绝巅凶手的气血,最后也不过落得在楚维阳的面前化身成为白骨骷髅的结局。

  在一条谬误的路上走得孱弱。

  那血焰再是如何汹涌滔天,在楚维阳的眼中,不过也是坟茔之上的磷火罢了,无根无源,飘忽不定。

  更相反,在楚维阳的眼中,反而是月华光王佛的道途真髓本质,看起来比这冢中枯骨也似的诸位混朦法修士,大有前途的多!

  昔日楚维阳静坐在悬世长垣之上,与那云城之上的月华禅师隔空对峙的时候,便曾经在功高欺理也似的强行攻伐的过程之中,曾经真切的洞见月华禅师那诸相非相的修持道途。

  彼时,楚维阳便对于此法的评价颇高。

  而今看来,今朝月华禅师开觉证道王佛,那鎏金佛霞之下,圆融而通透的相谐之形神,那胎衣与真灵浑一的神元,尽都是昔日楚维阳颇高评价的明证!

  要知道,这看起来寻常的形神相谐,其修士跟脚,却非是古法修士,而是混朦法修士!

  这意味着,月华禅师走在混朦法的路上,却真正做到了历经诸兽相磋磨,进而化去一切畸变可能的奇诡邪异,真真正正是在磋磨之中重炼得人身本真。

  这是昔年老禅师创法时的初衷之一,但也是老禅师往后经年自觉地混朦法所无法做到的事情,而今,却在月华禅师的手中映照入了现实!

  当然,楚维阳也能够明晰的分辨,相比较于昔年未曾涉足混朦法修途太深入,未曾证道金丹境界而受兽相磋磨的那个曾经的月华禅师而言,而今的月华禅师,在历经了诸般的磋磨之中,哪怕找回的神元的人形,哪怕所呈现出来的身形仍旧是己身的外象。

  但是楚维阳明白,内里的真理哪怕重新回归与浑一,但是,这等同于是在磋磨之中将形神重新塑造,早已经非是原本生身立命时的魂魄真灵了。

  倘若说,旁人修持混朦法,是从人修到兽相磋磨,再到神元胎衣之下非人本质,最后在谬误之路上不断的畸变并且凶兽化的话。

  那么月华禅师的混朦法修持,是从人修到兽相磋磨,再到神元胎衣之下非人本质,最后则是在诸相非相的熔炼之下,从非人本质之中重新演绎出一道陌生而纯粹的人形神元真灵来。

  这不是从人到凶兽的变化过程,这是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变化过程。

  这或许便是昔日里曾经有过言说的,月华禅师乃是炼出了“心中之我相”罢!

  而且,楚维阳自始至终都在以十分平和的心态看待真灵的改换,毕竟,在形神相谐、性命浑一的情况下,事实上的真灵改换不曾有甚么弊病在,甚至对于部分跟脚和才情低微些的修士而言,这一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