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_第20章 沧海一粟摘风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0章 沧海一粟摘风楼 (第1/3页)

  似血残阳没西山,余晖垂暮一舜间。

  疲身劳骨锄在肩,迟归鸟鹊伴翁还。

  时近黄昏,雾霭从树海之中蒸腾而起,渐渐地教人分不出南北来,只觉得夜色愈发幽深,那一点点浓郁起来的幽暗仿佛要将天地吞噬。

  仍旧是那身略显狼狈的打扮,楚维阳背着箩筐,隐约看起来是朝着南方的方向,向树海的深处行去。

  他的手中没有再捧着道书,更相反,捏着一枚血红色的玉简,走一会儿就要停一会儿,然后将玉简贴在眉心,仿佛在观瞧对证着甚么,片刻之后,才辨别了方向,继续前行去。

  白日里道左相逢的闫见明已经不知去了何处,但楚维阳却保持着一种沉默的状态,仿佛在思索着甚么,只是眼神却愈发空洞。

  好半晌。

  当天边最后一抹夕阳余晖消失在雾霭之中,将夜幕彻底的落下。

  楚维阳身后的箩筐之中,马管事的声音忽然间响起。

  “你真的决定不去道城了?就这么听着庭昌山的安排,直往南边去?这可是真真的一条寻死路!”

  闻言,楚维阳没有回应,反而下意识的看向周围的数后面,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人从那幽暗的阴影之中走出,笑吟吟的看向楚维阳。

  只是到底没有再见闫见明的身影。

  马管事的声音也再度响起。

  “莫看了,那人与你商议定下之后,只在后面悄然跟随了一段路,便径直离去了。”

  “他只以为掌握着炼气期巅峰的修为,便视你我为无物!”

  “却不知剑宗秘法的玄奇与奥妙!”

  “掌握了剑意,在探寻与感应上,更盛同境界神识念头许多!”

  正此时,马管事看到楚维阳探寻似的望过来的目光,管事反而咧嘴笑了笑。

  “这样的剑意秘法,你就不要想着学了,离了《五脏食气精诀》,你也该知道,自己在剑道上是个浑没有天赋的,都敢拿这个来赌咒了,怎么还觉得自己能学会剑意秘法?吾宗的剑意在你手上,能斩人性命就已经是不错了!”

  “最简单的,运转剑意,以神念包裹,然后拿着剑意当神念用,透出体外,横扫四方,身周方圆变化,则尽在感应之中,此般没有秘术来的精巧,还有打草惊蛇的隐患,但只以探寻与感应而言,足够用了。”

  听得马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