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_第19章 指玉髓河水为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9章 指玉髓河水为誓 (第1/3页)

  庭昌山……

  挑了挑眉头,楚维阳的表情多少有些意外。

  意外于在这里被人找了上来,又意外于找上门来的是庭昌山门人。

  丹霞老母的赫赫威名,南北正邪诸宗之中,都是排得上号的。

  北面正道诸宗,惊惧于丹霞老母杀戮过甚,戾气太重。

  而南面魔门诸宗,则隐约将丹霞老母视作是魔道叛徒,有些畏惧,又多少有些瞧不起的意思。

  只是不论这一位名声如何,她的弟子找上门来,对于楚维阳都言,都无异于是泰山压顶。

  扬了扬头,仿佛是真的在仰视眼前人,楚维阳抱拳还了一礼。

  “闫道友,不知是甚么样的生意,非得找上我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来?”

  他没有寒暄的意思,只一开口,便直入正题。

  这样的生猛风格,似乎让闫见明都有些诧异。

  “你不打算问一问我,是怎么样找上你的么?”

  楚维阳的表情很平静,没有回答闫见明的问题,反而反问道:“我问了闫道友就会说实话么?即便是说了实话对我有甚么用处么?那么问来何妨,这世上有时候知道的太多难免会死的太早,所以话能少说一句,便是无声胜有声。”

  听得了这样的回答,闫见明的表情更显得意外了。

  “难怪!难怪是道友你,能够在镇魔窟中煞炁爆发之后,和我那淳于师侄,成为唯二逃出性命来的人……”

  正说着,闫见明又瞥了眼楚维阳背着的箩筐,“哦,是三个人了……”

  楚维阳勾了勾嘴角,像是笑,脸上却毫无笑意。

  “两个半,过不了多久许就剩下两个了,再一个命途多舛的话,也许就贵山淳于小朋友一人了……”

  这番话听得了,闫见明却是连连摇头。

  “不妥,不妥,大为不妥!道友还是活着的好,倘若只我淳于师侄一人活下来,难免太过扎眼,是要引人恨的!”

  “道友,我此行前来,就是为了助你更好的活下来!”

  “或许你不知晓,乾元剑宗截云一脉已经差了两位弟子出山,一路循着你的踪迹就要追来了,这两位都是长老门下,修行都在筑基境界巅峰,离着九炼丹胎都只有半步路。”

  “你须得活着才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