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_第18章 丹霞老母释风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8章 丹霞老母释风波 (第1/3页)

  “这……这……”

  当是时,眼看着丹霞老母脸上的笑容愈发慈祥,靳观与谢姜的心中便愈是忐忑。

  昔日里听过的关于这位庭昌山老母的传闻尽数浮现在心头,只觉得丝丝凉意从天顶灌下,直追尾闾。

  能强忍着不打寒颤,便已经是两人的定力彰显。

  只是面对丹霞老母的询问,靳观支支吾吾了半天,却甚么也说不出口。

  其实没甚么的,靳观也明白这样的道理,无非是镇魔窟中逃出了位魔道奴囚,此獠又学去了《春时剑》而已,不论是哪一点,对于坐镇庭昌山的老母而言,都算不得甚大事情。

  可不知道为甚么,那闪瞬间,靳观的心神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寒冷所包裹,生生教他说不出一句话来,仿佛有千言万语,尽都堵在了咽喉里。

  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丹霞老母的脸上,那和蔼的笑容已经在缓缓地褪去了。

  老妪渐渐冷着脸,看向靳观。

  “怎么?瞧不起奶奶?”

  只一句话,靳观差点眼泪和汗水一起掉下来。

  “我……我……”

  这回没甚么寒意镇压心神,显然是靳观这里自顾自彻底慌了神。

  眼见得师弟不中用起来,谢姜勉强的笑了一笑。

  “丹霞奶奶,您老亲自现身,可是有甚么要指教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么?莫要怪我师弟,他只是个初出山门的孩子,这会儿也没甚长辈随在一旁,难免教我们做晚辈的失了规矩,您老见谅。”

  这番话说罢,丹霞老母偏头看向谢姜,脸上逐渐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乖囡,你却是个灵醒的,好!有你这句话在,奶奶今天不杀这傻孩子,只是你们俩,都需得跟奶奶往庭昌山走一遭。”

  话音落下,不论是靳观还是谢姜,都齐齐骇然。

  庭昌山丹霞老母道场,虽说道场在玉髓河北,可正道玄门诸修都清楚这位散修老母的“赫赫威名”,能从微末之中,在尸山血海里杀出活路来,丹霞老母教人称道,从来都不是靠着慈悲心肠。

  直至今日,北疆群山之中,庭昌山之说,都有着可止小儿夜啼的功效。

  被押去了老母道场,只怕没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