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_第13章 茧丝牛毛祛病灶(4k)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3章 茧丝牛毛祛病灶(4k) (第1/3页)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那蕴含着惊蛰剑意的一剑,来得快去的也快。

  回春阁前那升腾回旋的浓烈煞炁,同样乍显乍收,随着原地里楚维阳手腕一抖,几点血痕从剑锋处甩落,那殷红的颜色,似乎才提醒着所有人,刚刚所看到的一切,那闪瞬间爆发出来的惊人杀念,并非是众人的错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而与此同时,几乎有数声无法遏制的惊叹,从不同的角落中传出。

  不同于更高境界里毫厘差距间的较量,炼气期修士终归只是初涉修行门径而已,许多手段与凡俗差不上太多,原本一部高明的剑法,就足以冠绝于此类人之中,更何况在那冲冲怒火展露的闪瞬间,楚维阳更明悟了剑意这等大杀器!

  于冠绝之中,愈显几分超然姿态了。

  而且,即便是撺掇着来人试探的幕后黑手,恐怕也未曾想到楚维阳的反应是这样的凶猛。

  说来也没有结下多少仇怨,只是嘴上言语污秽了些。

  许他本就是这样的习惯而已,混迹河源地中,人油滑了些罢了。

  许他凶戾的姿态背后,另有一番凄苦的故事可以与人讲。

  许他亦有不得已的苦衷,以一己之力养活着一家子人的存续。

  可在楚维阳的那一剑之下,这些都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万事皆休矣,横在街上的,不过是一条逝去的性命。

  愈是这样,愈发教人心寒。

  虽说剑修宁折不弯,向来是直抒胸臆的倔强脾气,可如楚维阳这样的反应,未免也太过了些,更甚魔道修士,当得上一声“酷烈”。

  只是原地里的楚维阳,缓缓地提起手中长剑,一点点收回剑鞘之中。

  这会儿的年轻人也并不好受。

  前所未有的煞炁爆发,自然要承受前所未有的痛楚代价。

  而那样迅疾的雷火一剑,那样象征着春时惊蛰的意境一剑,一瞬间的迅猛爆发也几乎掏空了楚维阳的病体。

  事实上,这一刻的楚维阳,才是最为危险的。

  他甚至无力再用出同样的第二剑。

  几乎脱力的胳膊,也想要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只是长久以来习惯于承受痛苦,让他的神情始终泰然,甚至对于眼前人的死亡过于漠视,沉积在四肢百骸之中的煞炁,也让气血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灵活,略显僵硬的肢体反而遮掩了破绽。

  更甚者。

  迎着所有人窥视的目光,楚维阳几步走上前去,自顾自的弯下腰来,伸手从那人的腰间摸索着甚么。

  他像是不在意那阴影中的试探。

  而同样的,随着楚维阳的动作,他背后的箩筐,也醒目的暴露在这些人的视野中。

  一剑斩出,楚维阳已经不再神秘,但却显得酷烈与棘手。

  而那箩筐之中蕴藏的呼吸声音,意味着另外一层的神秘,与不可捉摸。

  等楚维阳再直起身来的时候,他已经从此人的尸身上取下了一枚袖箭,一袋散碎的炼金,倒是有十余枚灵石掺杂其中,算是意外之喜。

  掂了掂那荷包,楚维阳将之收入怀中,复又掰着袖箭的两端,这么用力一折,就将精巧的袖箭毁去。

  一把丢在尸身上,然后楚维阳看也不看,径直转身,走回了回春阁中去。

  这一回,那山羊胡老者看向楚维阳的目光,更是古怪了。

  在他眼中,似楚维阳这等人,能活着已然是不讲天理,更掌握了剑意,还能斩出气势如此汹涌的一剑,愈是没有道理可言了。

  数息间,老者几度想要开口,却欲言又止,如今终归不是在丹河谷山门里,而是在坊市中做生意,有时一句话就能坏事,一个眼神就能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

  不知老者心中复杂的情绪,楚维阳先是将九两炼金摆在柜台上面。

  “还是三壶百草破厄丹。”

  说着,楚维阳又拿出了尸身上得来的浮财。

  取出炼金仔细掂了掂,然后又取了四枚灵石补上。

  “再取一枚龙虎回元丹。”

  他不确定这两种丹药哪一类更适合自己,只是龙虎回元丹珍贵,楚维阳也只舍得买来一枚,试试效果。

  而百草破厄丹,即便对于自身化煞效用不大,只取灵丹药力,用来修行《五脏食气精诀》也是极好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