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龙以左_46.司命时律,狂徒末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46.司命时律,狂徒末路 (第1/3页)

  他深呼吸,然后吐出淡淡的白雾。

  历史的车轮在他的眼前倒退。

  滚滚流逝的时间大河在他的剑下截断。

  他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无法估量的时间缝隙中,仿佛他一直存在于那里,一直身居无数并流的时光之中。

  倾泻的时光洪流中,那身披祭祀神袍的生灵张开双臂,聆听朝拜。

  “司掌时光的伟大生灵,时之律法的律道者,岁月的起点和终点,所有已流逝的时光都将于您的手中重现。”

  于此——

  搅动整个宇宙的时光!

  “了不起。”那头独目赤龙赞叹道。

  像河流,像小溪,像丝线,流动的岁月在司命时律的周身被具象出来,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这些时光的线条变动。

  他朝着太虚之底的赤色巨兽伸手,缓缓拧动。

  岁月的重压降下,竟然在抽丝剥茧,寻找根源,要从时间之外抹掉独目赤龙。

  “你做不掉他!同时掌握了宇法和宙法的生灵,怎么可能被时间轴变动抹杀?”黑麒麟嘶吼道。

  他的每一击都被这头赤龙蜿蜒着避过,哪怕对方以肉身扛下太虚,应付他依旧游刃有余,看不出一丝疲态。

  但黑麒麟发现周围的归源律道在改变,疯狂的转变着形象,他们的神情没有愕然,仿佛本该如此。

  黑麒麟眼睛瞪的浑圆,时间律法的冲刷下,连归源律道的身份都能改变?

  变动某个时间节点,就是把一个归源律道给抹去了,换了一个生灵?周围的人影在重合,口含宝器的巨兽变成一个温和的人影,又从人影变成背负双翼的臃肿眼球,司命时律每拨动一次时间丝线,便有一段定格的历史被改变,就连他们身畔归源律道的身份都无声无息地修改。

  望着岿然不动的独目赤龙,再瞥向手握长剑,牵引无数白色丝线的司命时律,黑麒麟只觉得胆寒。

  这他妈太逆天了吧?

  当初长生者在宇宙里遇到这个家伙怎么活下来的?

  空间律法涌动,黑麒麟赶忙跑出太虚之上,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没有变化松了一口气。

  下方,太虚之底,变化更加剧烈。

  无数人影在独目赤龙的身边走过,无数人影从另一边走来,是完全不同的脸和故事。

  过去在不断地被改变,除了九州坠落的那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