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你别怂_第八章 天家夫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天家夫妻 (第1/3页)

  被老国公亲自接见,工匠既荣幸又紧张,惴惴不安地来到李勣面前。

  对李勣的垂问,工匠知无不言,从李钦载给他图纸,到如何讲解制作此弓,再到在军器监如何制作,制作后如何亲身一试。

  甚至连李钦载威胁他一同流徙的流氓论调也原样复述出来,老老实实一字一句,不打一丝折扣。

  李勣捋须一直微笑聆听,偶尔忍不住发出笑声,随着工匠的述说,李勣的面色渐渐变得红润,显然心情越来越好。

  工匠说完后神情忐忑地站在一旁,李勣眼睛半阖,不知在思索什么。

  以前李钦载的种种顽劣不堪的表现,如今李钦载仿佛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创出一种新式利器如同信手拈来般随意。

  李勣陷入了深思,他在思索自己这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孙儿。

  太令人震惊了,一个整日闯祸的纨绔膏粱,一夜之间造出一种完全超越当今的国之利器。

  是偶有所得,还是情急而发,或是平日韬光养晦,危急之时才逼他不得不稍露锋芒?

  良久,李勣忽然大笑:“误打误撞也好,厚积薄发也好,这孽障倒是躲了一场劫难,哈哈!”

  旁边的刘阿四神情也激动起来,他听懂了李勣话里的意思。

  转眼一瞥,李勣问道:“钦载此时应已离京多时,往金州方向赶路了吧?”

  刘阿四垂头道:“是,按脚程来算,应已离开长安一个多时辰了。”

  李勣嘴角一勾,似笑非笑道:“闯了如此大的祸,也该遭点罪。不急,让他再多走走,老夫进宫一趟。”

  …………

  太极宫门外,宫禁森严,甲士如雨。

  一队队铁甲将士在宫门外执戈巡弋,宫楼上旌旗招展,宫门紧闭,龙首昂天,像一只正在休憩的猛兽,令人望而生畏。

  李勣的国公仪仗来到宫门二十丈外停下,李勣下马,接过部曲递来的那张强弓,垂头打量强弓片刻,嘴角微微一笑。

  然后李勣整了整衣冠,露出肃然端庄的仪态,双手捧着强弓,跪在宫门外,沉声道:“老臣李勣,恳乞面圣,为国献利器!”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宫门外,犹如洪钟大吕,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