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治你别怂_第四章 男人担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男人担当 (第1/3页)

  流徙千里不是游山玩水,不是自驾游,更不是浪漫的诗和远方。

  在这个交通道路不便利,野生动物到处跑的年代,流徙千里算是比较重的刑罚了,很多犯人根本到不了目的地,半路就被野兽吃了,或掉下山崖摔死了。

  就算命里吉星高照走到了流徙地,也只是庶民的身份,强迫性参与当地的劳动,不但会被当地人欺负,就连最基本的食物和医疗都无法保障,随便犯个头疼脑热便算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

  前世多少读过一些书,李钦载大致清楚流徙岭南代表着什么。

  严格说来,流徙千里算是“半死刑”,人离开了长安,是死是活全靠生辰八字硬不硬。

  对于即将到来的结果,李钦载内心当然是拒绝的。

  磨磨蹭蹭来到前堂,父亲李思文已端坐堂内正在等他。

  见李钦载走进来,李思文两眼一瞪,心头顿时冒出一股无名之火。

  这个儿子,不论何时何地见到他,李思文的情绪总是十分丰富且富有层次感,从失望,到嫌恶,到愤怒,到冷漠。

  没有任何积极的情绪,看到他内心便满满的负能量。

  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李思文仰天望月黯然长叹,生了这么个东西出来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李钦载出生这二十年来,李思文的人生质量下降了一大截,血压倒是升了不少。

  当年那个花开蝉鸣的夜晚,哆嗦前的那一刹若是果断抽身而退,将一囊子孙射在墙上,如今李思文的人生该是多么美妙快乐啊。

  想到这里,李思文盯着李钦载的目光愈发不善,就连李钦载走路的姿势都觉得分外刺眼。

  李钦载浑然不觉亲爹此刻丰富的情绪波动,他只是很平静地走到阶下,除履入堂,笨拙地朝李思文行了一礼。

  “拜见父亲大人。”李钦载低声道。

  李思文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直没动静。

  李钦载垂着头,前堂陷入短暂的寂静,空气仿佛凝滞,父子间的气氛从未有过的僵冷。

  良久,李思文终于打破了沉默。

  “御史台连上二十三道奏疏参劾李家,皆借飞马玉雕之事参劾你祖父,言其权柄过重,子弟骄纵,朝中已是一片沸腾,陛下与皇后都无法压下,逆子,你干的好事!”

  李钦载无声叹气,我真的只是背锅啊……

  “是,孩儿知错。”

  李思文一愣,对李钦载老实认错的态度感到很惊讶。

  以前的李钦载可不会如此老实,不管犯下任何错,他都理直气壮振振有词,总能为自己的错误找到借口开脱。

  定了定神,李思文又道:“今日清晨,陛下宣你祖父进宫,并赐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