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洲中的领主_大结局(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结局(七) (第3/3页)

散的作风,每日都浸在监察所的训练场中,努力提升着自身的法能。

  “他们这样,真的吃得消吗?”班达克在闲暇时间,来到法师训练场进行参观,对负责指挥的埃布尔开口问道。

  “现在看来,大家的状态都还不错。”埃布尔的神情中带着满满的喜气,并说道。

  “嗯。”班达克点了点头,说道:“领主他们可以放心了。”

  “明天就要开始对战了吧。”埃布尔疑惑地问道:“最近我可都没怎么见过康德陛下,也没见他来过训练场?”

  “殿下在最近两天都在忙着开会呢。”班达克说道:“吉伯特他们可不会放松掌握我们手下兵力的机会。”

  “不过怎么说,都是暂时借用罢了。”埃布尔否定地摇了摇头,说道:“等战争一结束,我们就得回到各自的祖国。”

  “嗯。”班达克轻声应道。在他的心里:对吉伯特等人的作为还是怀抱着一丝防范。

  “战略部署已经传到了我们的手里,我与其他精灵士兵还有龙族负责驻守西城。”埃布尔抬起头,对班达克问道:“你们呢?”

  “我和领主负责留守监察所本部。”班达克回忆了一会儿,回答道。

  “没想到啊!”埃布尔瞪大了眼睛,说道:“吉伯特竟然愿意让岛外的人留守监察所。”

  “我们只是倒数第二道防线而已。在我们之后,是装载得有传送阵的会馆。吉伯特、米拉德还有侏儒族族长都会待在那儿。”班达克的表情流露出一丝无奈,沉声回应道。

  这些情报是他特意从康德那儿打听来的消息。虽然康德一再嘱咐他,不要多想。但班达克还是忍不住对众人在会议上所作的决定而感到不满。

  “原来如此。”埃布尔也跟着皱起了眉,但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就别在意这个了。”班达克抬起头,对埃布尔说道:“我听说,西城是暗面组织的人安插的势力最为密集的一个区域。你们一定得小心啊。”

  “我明白。”埃布尔将手搭在了班达克的肩头,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回应道:“龙族的大块头在前面顶着呢。我们只是凑个人手而已。”

  “嗯。”班达克点了点头,算是收下了埃布尔的保证。不过还是出言叮嘱道:“别勉强自己。”

  在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到时候。精灵士兵估计是比龙族的士兵还要冲杀在前的那一伙人。毕竟是对暗面组织的仇恨,让他们走到了这里。

  “战争还没开始呢,就别说这些了。”埃布尔笑着摆了摆手,回应道:“我可得去给士兵们辅助训练了啊,你也赶紧回营吧。”

  在话音落下后,埃布尔便抬脚跑向了训练场,午休过后,已经有不少精灵士兵提前回到了训练场内。

  班达克望着埃布尔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他们三人已经在监察所内泡了两天了,班达克不知道其他两人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不过就他自己而言:在这两天内,他只睡了不到六个小时。而且与其他两人见面的机会也只有一次。

  从现在到明日战争结束前,估计班达克也是无法见到埃布尔的了。

  埃布尔自然也是对这一件事十分清楚。前途未知,他不想在这次碰面中给班达克留下太多念想。

  班达克在训练场附近逛了一会儿,不知不觉,便已经到了归队,指挥训练的时间点。他也就只能一步一步地离开了精灵士兵所在的训练场。

  第二天清晨六点。监察所内的士兵便只剩下了卡拉迪亚的三千人,其他种族的士兵已经被分派了出去。监察所在经历了极尽的喧嚣之后,迎来了极尽的沉默。

  康德坐在监察所前厅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吉伯特他们会主动发起进攻吗?”对于班达克来说,几万人左右的战役已经是属稀松平常。不过到了此刻,他还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如果他们能找到适合的时机的话...”康德闭着眼睛回想着过去的两天内参加的无数场会议,轻声回应道。

  “嘭!”一道闪亮的烟火在城门口处的天空升起,对于初春的清晨来说,还是显得耀眼了些。

  在康德与班达克注意到这番动向之后,一名士兵急匆匆地走进前厅,拘礼汇报道:“康德大人,敌人与半兽人族的士兵们正在城门口处交战。”

  “嗯,知道了。退下吧。”康德点了点头,回应道。

  士兵在收到命令之后,恭敬地退出了厅内。

  “他们是想封城?”班达克疑惑地开口道。

  “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样做。不过他们应该没想到:他们想要防住的东西,已经被吉伯特提前带到了城内。”康德回应道。

  “三块晶石?”班达克猜测道。

  “嗯。”康德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吉伯特他们为了不着痕迹地将晶石运到城内,可是花费了不少力气。”

  “三块晶石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班达克默默念道。

  “我们应该是见不到的了,那可是‘伏地三族’压箱底的宝贝。估计只有到性命攸关的时候,吉伯特他们才会把晶石的力量重现于世。玉石俱焚的场景,太过悲剧了些。”康德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是。”班达克答应道。

  没等两人的谈话结束,方才走出厅内的那名士兵再度闯了进来,慌慌张张地汇报道:“康德陛下!班达克统领!门口出现了一群很奇怪的人!”

  “带我们去看看。”康德睁开了眼睛,沉着地吩咐道。

  班达克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康德的身前,跟着士兵走出了前厅,来到了监察所的大门前。

  在场的卡拉迪亚士兵们已经做出了进攻的姿势,而他们的视线全数集中在了站在门前的那一群服装各异的游民的身上。

  在看到康德与班达克出现后,所有士兵为两人让出了一条路。

  924章:康德作出的决策

  在康德观看到被士兵围住的队列的全貌之后,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支队伍不过三四十人,精灵族、半兽人族、亡灵族等等各占了一部分。他们身着破旧,甚至没有一件战场上使用的盔甲。

  “你们是什么人?”班达克走上前开口问道。

  那支说不清身份的游民队列在听到班达克的问话后,彼此对视着窃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一名手持长枪的士兵走到游民的面前,大声质问道。

  “我们是暗面组织派来的人。”所有游民在这一刻止住了笑容,为首的一名亡灵开口回应道。

  “别跟他们废话,今日之内遇见的所有暗面组织的成员,杀。”康德仰起头,对身旁的班达克吩咐道。接着便转身离开了现场。

  班达克回望了一眼康德离去的背影,在心里细想了一会儿,对士兵们下令道:“把他们拘留起来。”

  “是。”卡拉迪亚士兵们回应道。

  这是这群士兵第一次与非人族的对象进行对站,虽然有着人数差距方面的优势,但大家还是没有掉以轻心。这都是几日以来的军事训练所得出的成果。

  手举着盾牌的士兵小心翼翼地朝着游民的身周前进。将其包围了起来。

  站在原地的几十名士兵又开始笑了起来。班达克皱起眉头,不知怎么的,感觉这笑声格外刺耳。

  在士兵们距离暗面组织的成员只有不到一米的位置的时候,班达克跟随着人流一起前进,隐隐约约地听到了游民们窃声谈论的内容。

  不过他所听到的,大多都是一些具有攻击性的名词而已。

  班达克疑惑地望向这群自称暗面组织的游民,发现他们中的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在忍不住颤抖。

  “停下!”班达克举起手指挥道。

  卡拉迪亚的士兵们应声停止了动作。班达克慢步走到了这群游民的身前,开口问道:“你们是...”

  “统领!小心!”没等他说完,为首的亡灵就向他扑了过来。而就在班达克退让不及的时候,一名士兵奋勇上前,将那名亡灵推了出去。

  “嘭!”地一声,那名亡灵的身体就被炸成了漫天的飞灰。

  “大家赶紧散开!”班达克愣了一瞬,随即定下心神对手下的士兵们吩咐道。

  士兵们也是给这突然发生的情景吓得不轻。不过大家并没有慌乱,始终维持着队形,小心翼翼地向后退。

  在这种时候,过度的慌乱反倒会造成沉重的损失。

  “救救我们!”又有一名游民在众人的眼前,被炸成了飞灰。

  班达克环顾着四周,并没有发现有特别的人出现在监察所附近。卡拉迪亚的士兵分布在监察所内的各地。现在门口聚集的士兵越来越多,班达克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到底是谁!”班达克大声叫喊道。

  “是谁呢?”“是谁呢?”人群中,一名又一名游民支起了自己扭曲到抽搐的身体,带着诡异的笑容,重复着班达克的问话。似乎是有人的灵魂驻进了他们的身体里,当那人的灵魂离开后,他们又变成了原本痛苦的模样。

  “如果这就是暗面组织用来进攻监察所的手段,那就请你和我谈谈吧。”不知什么时候,康德出现在了班达克的身后。

  “我还没玩够呢。”戏虐的声音从一名地精的口中传来,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地精一掌推开了身旁的半兽人,那名半兽人倒飞进士兵群中。

  “你们此次选择进攻监察所,只不过是为了试探。我们不会去支援镇上的其他人,也不会向他们报信。跟我们谈谈吧。卡农。”

  “随你报不报。”一名黑精灵凭空出现在了康德与班达克的面前,轻蔑地说道:“有我在这儿,你们一个人也逃不出去。”

  “从吉伯特那儿听说过你的名头,没想到今天对上的是你。”康德垂下眼眸,轻声说道:“是你的话,对付我们这件事,应该是很容易的吧。”

  “嗯。”卡农点了点头,淡声答道:“不过我对猎杀你们没什么兴趣。只要你们能乖乖地待在这儿直到战争结束,我就放你们一马。”

  “我答应过你,不会去支援镇上的其他人。”康德沉声说道:“既然如此说了,那也一定会做到。”

  “嗯。”卡农瞥了康德一眼,再度消失在了空气中。

  “殿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在卡农离开后,班达克焦急地开口道:“这叫作卡农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一名黑精灵法师。”康德回答道:“精通控制气流的魔法。那些游民根本就不是什么暗面组织成员,他们刚才所说的话,只不过是被卡农用气流改变了原意而已。这样的法师,与我们对上,可以说是无解。”

  “难道他就没什么弱点吗?”班达克说道。

  “我在这群游民出现的时候,便发现了他们的奇异之处。大概猜到了这是卡农的伎俩。”康德说道:“所以我也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寻找破局的方式。”

  “有什么结果吗?”班达克紧张地问道。

  “我在监察所内观察着场中的动向,发现他的魔法需要一种介质,虽然我还不怎么清楚那种介质是什么,但是却可以看出他一直以来所营造的强势形象都只是假象而已。”康德抬起头说道:“只要与他保持距离,他就无法伤害我们。”

  “那我们刚才不就应该把他给拿下吗?”班达克疑惑地开口道。

  “这暗面组织的人根本没把目标指在监察所,卡农只是为了试探我们而被派来的。”康德解释道:“现在暗面组织的人以为我们不会用所行动。我们反而可以将监察所营造成一个空壳。将人手全都分散出去。”

  “可是卡农他...”班达克踌躇着开口道。

  “我在所内并没有看见他带得有同伴,所以他应该还在报信的路上。”康德下令道:“我带着旅店内的士兵们留守在此地。你带着其他士兵赶紧冲出去!赶去传送的据点。”

  925章:结尾的勋章

  在康德的坚决要求下,班达克只得答应了他的选择。不过在临行之前,还是为康德留下了两百人左右的小队。毕竟现在城中的战况并不明朗。还是得为康德的安全着想,做一道保险才行。

  在前往传送据点的路上,班达克发现:小镇上,除了监察所以外的地方,并不平静。兵器相交接的声音,还有炮火声,时不时传到了班达克等人的耳边。

  镇上的游民在此之前,对这场内战毫不知情。所以当吉伯特的手下与暗面组织的人在街道上对峙的时候,大家都缩回了自己的家里。在内心默默祈祷着:这次的战争不会波及到自己所在的领域。

  监察所与传送据点之间的距离算不上远,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当班达克一行人抵达的时候,传送据点附近已经战火滔天。

  “看来暗面组织确实收到了吉伯特等人留守在此地的消息。”班达克招呼着手下的士兵从侧门进入公馆,在那儿驻守的士兵在得知班达克的身份之后,立即给他放了行,让出了一条路来。

  此时的康德正在监察所的会馆内独自踱步。在心里猜想着传送据点那边的发展。

  而在此时,脑海里的一个声音将他从沉陷在思索中的状态给拉了出来——“危险靠近!”

  康德闻声愣在了原地,自从卡拉迪亚建国以后,他就鲜少收到系统的情报。在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重响耳边的时候,康德体内燥热的心境也平复了下去。

  这份惊喜也就压过了卡农在他面前现身的惊讶。

  “果然,你们的人还是被派了出去。”卡农语气平平地说道。

  “不好意思,只不过你我都是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说着谎话。即使我违背了承诺,还是请你不要介怀为好。”康德平静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并说道。

  “我没有把你们这儿的情况告诉上面的人,你也不用担心你手下的人会被半路拦截。”卡农一步一步走向了康德,说道:“只不过,你让我犯下了这么大的过失,还是得请你跟我回组织一趟,好好解释解释才行。”

  在卡农靠近的那一刹那,康德突然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困难了起来。彷佛在这个房间内四处流溢着的,并不是空气,而是凝住的胶水。

  在窒息的体感下,康德看着卡农的面庞在自己的面前被无限倍地放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休克的倒了过去。

  而这一切,似乎还未被门口驻守的士兵所察觉。

  康德在晕倒过后便堕入了冗长的幻境,上一世与这一世的记忆碎片交杂在了一起,从他的身边交叉划过。当梦中的场景与在他晕倒前所见到的场景相重合的时候,一切又化作了虚无。

  康德感受着自己身处一个漆黑幽闭的空间内,这里的温度算不上寒冷,也算不上温和。康德低着头向脚下望去,却没能看到实地。

  “这里是什么地方?”康德仔细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可是他彷佛飘荡在夜晚的空中,四周只有一片漆黑。

  “这里是你选择开始的地方。”系统的声音传至了康德的耳边,它不带一丝情感地说道:“你现在可以在这儿做出是否要选择重新开始的决定。”

  “我为什么要重新开始?”康德仰望着四周,依是辨不清这声音的来头。

  “你在那个世界的身体已经被毁掉了。”系统重复读道:“你是否会选择重新开始呢?”

  “重新开始...”康德回忆着过去的种种,内心升起一股不甘,他紧抿着嘴唇,向系统询问道:“如果我不做选择呢?”

  “我们并不推荐你这样做,因为你这样做的话,你的灵魂也会迎来枯朽。”系统回应道。

  气氛陷入了沉默,康德闭上眼睛思考着两种选择会给自己带来的成就。最终,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选择重新开始的,把我送回有卡拉迪亚存在的那个世界吧。”

  “收到指令。”系统在这一次的反应上,似乎也滞后了许多,过了半晌,才回应道。

  康德长呼出一口气,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是当他迟疑着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自己却是倒在寝宫的床榻上,身边的御医在看到他醒来之后,先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接着便向门外的侍兵呼喊道:“殿下醒了!快去叫班达克统领,还有戴里克统领!”

  “水...”康德想说些什么,可是嗓子却干涩地发不出声。这样想来,他应该是睡了很久。

  御医在听到诏令后,立即端来了一杯水,细心地将康德的上半边身子扶起,将水一点点地倒入康德的口中。

  “殿下!你可总算醒了!卡拉迪亚的国民在知道你醒过来的消息后,该会有多么高兴啊。”御医一边喂水,一边开心地叫道。

  康德抬眼望向窗外,现在正是一天之中的正午。天色也算是不错,寝宫院里的桃花也代表了现在还处于春天的季节。

  “我晕了多久?”等到班达克等人赶来的时候,康德调整着状态,向其问道。

  “三年。”正处于狂喜之中的班达克瞥了一眼康德的脸色,郑重回答道:“三年前,袭击殿下你的那名暗面组织成员已经被斩于马下。我们从那之后,也就撤出了小岛。”

  “吉伯特他们呢?”康德关心地问道。

  “吉伯特他们似乎还是选择和暗面组织持续对抗下去,三年来,据我们收到的消息,小岛的环境因为持续的战争,已经变得满目疮痍。”

  “嗯。”康德点了点头,答应道:“在我晕倒的这段时间内,还有发生什么吗?”

  “三年以来,国内的政事一直都是由我与班达克共同代理。并未出现什么意外的分歧。”戴里克汇报道。

  “殿下,埃布尔他…在战争中牺牲了…”班达克语气沉重地陈述道。

  康德先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望向班达克。房间内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只有窗外的桃花在徐徐飘零。

  三月后,康德的身体完全康复。在班达克等人的支持下重返国内朝政。

  当康德时隔许久,重新站在皇宫的高楼之上,俯视城中的繁华景象的时候。距离他与系统的最后一次谈话,已经过去了四年之久。

  全剧终。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